阿里巴巴中文站
阿里巴巴中文站

AMD宣布不再對中國合資公司授權x86 IP,自主才是硬道理!

2019-06-06 09:38:16 來源:新智元
深夜:AMD首席執行官蘇姿豐接受媒體采訪時證實,不進一步對其中國合資公司(海光)授權x86 IP。這再次證明,國產CPU不能跟隨其他人的步伐,自主才是硬道理!

據知名科技外媒 Tom's Hardware報道,AMD 首席執行官蘇姿豐(Lisa Su)證實,AMD不再向其中國合資公司授權新的 x86 IP 產品。
 

 

這意味著AMD在中國與THATIC(天津海光)成立的合資企業開發的后續產品,將停留在第一代銳龍(Ryzen)和霄龍(EPYC)所依賴的 Zen 架構,而無法繼續得到新的Zen 2架構。Zen 2新架構將出現在5月27日正式發布的第三代銳龍(Ryzen)處理器和第二代霄龍(Epyc)處理器
 

在被問及AMD是否會繼續與THATIC合資公司合作時,蘇姿豐表示,在繼續合作的同時,“我們不會討論任何額外的技術轉讓”,并詳細說明了大部分工作是在合資公司進行的,而“AMD方面的工作并不多”。
 

蘇姿豐解釋說:“THATIC是單代技術許可證,沒有額外的技術許可證。”但她沒有說明不延長技術轉讓的決定是否是貿易戰的直接結果。這意味著,這項技術轉讓,即為THATIC提供了獲取第一代Zen微體系結構的權限,將不會擴展到允許中國芯片制造商獲取AMD的Zen 2微體系結構的權限。
 

蘇姿豐沒有給出AMD不再向海光授權其最新技術的原因。但此前在談到與華為的業務往來關系時,蘇姿豐表示,作為一家美國公司,AMD 被迫遵守美國法規。
 

AMD 與中國合作止于第一代技術
 

早在2016年,AMD就與天津海光達成了協議,成立合資公司開發x86芯片。天津海光以2.93億美元(加上特許權使用費)的價格獲得了x86和SoC IP芯片開發的授權。當時的評論認為,這項合作有希望讓中國獲得關鍵的x86技術。
 

該協議允許中國服務器供應商海光基于AMD的Zen微體系結構設計專用處理器,以開發專門面向國內服務器市場的定制處理器(SoC)。值得一提的是,合資公司設計的處理器僅向國內市場銷售。
 

2018年7月,天津海光已經開始生產中國自主設計的 Dhyana(禪定)x86 處理器,這正是兩者 “聯姻” 后的首款定制處理器。Dhyana 處理器與 AMD的霄龍(Epyc)數據中心處理器很相似,有Linux 內核開發者指出,二者只是廠商 ID 與產品序列號有所不同。
 

這款Hygon Dhyana 定制處理器也在前幾天的2019臺北電腦展上亮相了,表明這款處理器的相關設計已經基本完成。
 

 

此外,外媒Tom’s hardware稱海光還有其他針對中國市場專門設計的架構優化,但沒有更多細節。
 

據報道,量產的“禪定”服務器有很大一部分與中科曙光的服務器配套。中科曙光也計劃開發一款基于Zen 2的E級超級計算機,但目前尚不清楚進展。中科曙光對天津海光持股的比例在2018年底增至36.44%,上升為第一大股東。

 

中科曙光也已經開始銷售搭載了 Hugon Dhyana 處理器的全新工作站。該工作站基于AMD初代Zen 架構打造,擁有八個核心、16 個線程、兼容 x86 指令集、能夠運行當下流行的所有應用程序。
 

AMD與海光授權內幕
 

但AMD緣何會與國內企業合作授權Zen架構專利呢?可以說,這項合作關系為AMD進入蓬勃發展的中國市場提供了跳板。
 

當時,AMD已經連續至少六個季度虧損,他們希望將Zen架構帶到中國,以占領這個巨大的市場。要知道在服務器市場,英特爾 X86 架構擁有著 90% 以上的市場份額,在桌面級處理器市場英特爾也是一家獨大。與天津海光的協議,不僅給AMD帶來了2.93億美元的版稅收入,還給AMD帶來了 50% 以上的股價增長。
 

兩者的合作比較復雜,涉及四家公司:
 

AMD和天津海光共成立了兩家合資公司——成都海光微電子公司(CHMT),AMD 占股 51%,另外一家是成都海光集成電路設計公司(CHICD),AMD 占股 30%。根據協議,AMD 將 提供倒數第二個可用的 Zen 架構 版本給中方,以便定制和操作改進。CHMT公司將負責 Zen 處理器的定制工作,而中方控股的 CHICD 公司則根據客戶需求來定制 SoC 的其他部分及進行部分市場營銷工作。
 

由此可見,AMD 做的其實是 IP 授權,而非技術轉讓,Zen 處理器的定制工作由AMD控股的公司進行,而中方控股的公司只是做外圍芯片定制及營銷之類的工作。
 

與中國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并不稀奇,但AMD給予其合資公司的權限確實很突出。相比之下,英特爾不會授權合資公司訪問其核心IP的權限。
 

AMD表示,并未將RTL轉讓給合資公司,但合資公司可以修改部分設計,為中國市場定制芯片。AMD并沒有對許可技術做更具體的說明。知情人士表示,雖然核心的某些部分可以修改,但其他部分不能。因此,很難說中方公司獲得了關鍵的 x86 技術。
 

對高性能計算角逐和自主研發造成影響
 

AMD不再進一步對其中國合資公司授權x86 IP,這對中國到底有何影響呢?首先,我們需要縷清一下處理器架構。
 

目前,市面上的CPU分類主要分有兩大陣營:
 

一個是Intel、AMD為首的復雜指令集CPU;另一個是以IBM、ARM為首的精簡指令集CPU
 

兩個不同陣營的CPU,其產品的架構也不相同:
 

Intel、AMD的CPU是x86架構;ARM公司是ARM架構;而IBM公司的CPU是PowerPC架構。
 

前不久,新智元報道了ARM停供華為的消息,而此舉對于華為的影響較為有限。而此次AMD停止授權x86 IP事件,波及面可能要比ARM停供更大一些。
 

x86芯片在計算機、服務器和超級計算機領域的占有率非常高,可以說是最重要的通用芯片
 

Intel和AMD是目前x86芯片的主要供應商,國內兩家可以做X86芯片的公司,一家是兆芯,一家便是海光。
 

兆芯是國內唯一能夠提供CPUGPU芯片組三大的部件的芯片廠商,可以無縫替換英特爾和AMD的芯片產品。
 

有一些早前的報道稱,兆芯的芯片性能已經追上了七代I3的水平,不過X86架構屬于一種知識產品保護非常嚴格的技術,兆芯的產品也許只能在國內出售,到了海外很有可能會遭受英特爾的專利打擊。
 

海光是曙光旗下的一家公司,曙光的主業是服務器和超級計算機,不是芯片。但是做超級計算機要用很多X86芯片,為了深化雙方之間的合作,曙光和AMD成立了海光這家合資公司。
 

相對于威盛來講,AMD的技術要更強,而且海光的主要產品不是用于計算機的桌面芯片,而是服務器和超級計算機用的高性能芯片。高性能芯片在技術上要比桌面芯片要難做,這個市場基本上被英特爾的至強芯片壟斷了,不過近幾年英特爾在技術上遇到了瓶頸,英偉達和AMD有趕超英特爾的趨勢。
 

目前,超級計算是世界高端信息領域的戰略制高點,是整個高科技的重要支柱之一,也是體現我國科技競爭力和綜合國力的重要標志,具有基礎性、戰略性和標志性,是“國之重器”,其分量堪比“兩彈一星”。
 

近幾年在超算上的較量可謂是愈演愈烈。超算已然成為各個大國競相追逐的“陣地”之一。
 

而在目前云市場競爭激勵的今天,x86架構的服務器也在此起到了一定的重要作用。
 

因此,在超級計算競爭時代下的今天,AMD停止向海光授權x86 IP,對我國在高性能計算角逐上和自主研發造成一定的影響。
 

自主,才是硬道理
 

在目前的形勢下,越來越多的國外芯片半導體巨頭對中國芯片產業和市場的態度轉為觀望,甚至直接對中國關上大門,中國的芯片自主之路要怎么走?
 

在這一點上,臺積電的成功模式或許值得借鑒,其中企業的技術自主意識可能是最重要的。
 

2000年,IBM研發出銅制程,想賣技術給臺灣公司,當時臺積電便決定走自力研發的路線,現任臺積電研發副總余振華說:我不靠別人轉技術。 2002年,臺積電研發出浸潤式微影技術,可以從65納米做到10納米;2003年的CMP技術,可以增加多層電路線;2016年的InFO封裝技術,讓臺積電連續三年取得iphone封裝制程。2018年,運用EUV技術制作7納米芯片,已在世界上遙遙領先。
 

政策引導+企業投入+人才引進,這或許才是中國芯片要走的路。


免責聲明:本文由作者原創。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EETOP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

全部評論